不羁野马 归清净行千里

2016-09-09 罗秀莲
李仁粦到慈济会员芭娃蒂住家收善款,芭娃蒂因为看到他的转变,因此相信李仁粦,所以愿意捐款护持慈济。(摄影者:罗秀莲,地点:马来西亚马六甲,日期:2016/07/26)
李仁粦从小就像匹不受羁绊的野马,小学爬树、逃学、打架、不交功课是等闲事。他爱自由、爱交朋友,烟酒赌博不离身、随口是谎言,不被亲人邻里信任。庆幸多年在佛教道场投入,2011年慈济一场《法譬如水》经藏演绎,他深刻忏悔,促使善缘来了,他勇敢改头换面,从“心”做人。

年少轻狂闯世界 烟酒赌博全沾染

李仁粦是家中备受宠爱的长子嫡孙,上了初中,不爱读书的他不再向长辈伸手要钱,拾椰子晒成椰肉干、或到马来人的住家收购槟榔再转卖,赚取零用钱。不良环境影响下,抽烟、赌博、饮酒、朋党、打架、对老师不敬等,不该学的他样样行。初中三面临马来西亚初中教育文凭考试,他赌博到清晨七点多,吃完早点再上考场。

行为上的偏差,他并没有受到长辈太多的处罚。中五毕业后,他在工地当学徒,过后,他往外闯,不停转换工作,甚至到新加坡做防盗系统工作。

只是二十岁到就到新加坡工作的李仁粦,这些坏习惯变本加厉,吃、喝、烟酒、赌博无一不精,尤其更爱和黑社会一些龙兄虎弟混一块儿,偶尔外出与敌党谈判,天天喝酒到凌晨三、四点才回家,因此还染上酒瘾。

幸好当时他遇见组屋下一群爱下棋的老人家,这群老人家的过去都是他当时的翻版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们的经验分享,让李仁粦引以为鉴,渐渐从迷惘、堕落中走出来,脱离黑社会。

也在这时,远在马六甲的母亲查到他在短时间耗尽原本存有的一笔钱,于是李仁粦的父亲马上托朋友,把在新加坡工作两年的李仁粦强行带回,并送到吉兰丹州姑丈那里从事油棕园的工作。
情同兄弟的李仁粦(左一)、谢绍礼(左五)与邓遂嵘(右三),经常相约结伴参与慈济各大小活动。图为他们于社教结业典礼中与茶道学员合影。(摄影者:钱福权,地点:马来西亚马六甲,日期:2011/11/06)

从繁华都市到与世隔绝的山林,没有太多的娱乐,日日面对青山绿水,他的酒倒是少喝了。两年九个月后,他重回新加坡工作,遇上从事教职工作的太太曾彩婷,从新国到柔佛,再回到小镇。曾彩婷发现镇内赌风甚盛,举凡红事白事,村民都可借机玩个天昏地暗、彻夜不归,让她日日守候晚归的丈夫,挂心赌或喝至深夜不归或惹是生非,又担心他人的闲言闲语。

曾有一年农历新年,全家等着李仁粦回家去庙堂上香,结果天亮了还不见人影,多重压力下,她愤然换掉家的门锁,让李仁粦隔天有家归不得。

愿破愚痴诸迷闇 多闻正法行众善

虽然习气甚重,但李仁粦颇有善根,二十多岁开始,每一年、不同时候都到不同的佛教道场去协助做庶务香积工作,也有机会聆听出家师父对会众开示解惑。看见许多人烧香拜拜,或请师父加持,久了不禁自问:“烧香拜拜都是有所求,但是求得完吗?我们只可以这样吗?请师父给予力量后,自己会下定决心作出改变吗?”

数年前,搬到华巫印聚居的万里望住宅区,当地慈济志工只有邓遂嵘和谢绍礼夫妻档共四人,很快地,李仁粦驾着电单车趴趴走的身影,被邻居邓遂嵘(昵称阿邓)发现,并邀他一起来做慈济。

李仁粦对阿邓的邀约并不排斥,第一场参与的活动就是2009年11月的新芽助学金颁发典礼。就在活动前一天,他到现场看看,发现一群志工在洗刷厕所,排椅子还要拉线让扶手对齐!甚至在颁发典礼时,慈济志工还要对受惠者弯腰九十度,再奉上助学金。

他心想这真是一群奇怪的人,只是租借场地,哪有人事还前先来洗厕所?甚至给予者还要向受惠者鞠躬?后来他才知道,这就是慈济讲求平等的“感恩、尊重、爱”人文,要让受惠者受到尊重。

这分感动促使他连续参与当年社区好几场次的助学金颁发典礼,也愿意当慈济志工,常常到慈济会所当庶务组、做环保等,欢喜付出、不亦乐乎。但当时纯属随分随缘随力的付出,烟酒赌博照行不误。
李仁粦(右)加入慈济志工行列后,勇于承担慈济勤务,时时能看见他的菩萨身影。(摄影者:李经志,地点:马来西亚马六甲,日期:2012/01/08)


直到2011年,慈济马六甲分会启动《法譬如水》经藏演绎,从三月开始直到圣诞节,每星期都有共修会,当中播放影片、导读经文,还有志工分享及忏悔自己的习气。在一次的共修中,李仁粦听见证严上人说:“放生不是护生,真正的护生是茹素。”终于让他下定决心斋戒护生,也不饮酒。

从那时候起,李仁粦只要参加小镇的任何喜宴,他的碟子从第一道菜上桌,直到最后一道菜,他总是不动箸,坐在位上拼命找人聊天,几次后才让主人家知道他茹素。尔后,他也庆幸,身边遇见许多贵人,不断提升他的道心。

愿折贡高骄慢幢 持戒忍辱恭自谦


2011年参与经藏演绎之后,李仁粦开始积极投入做志工,也接受培训。然而要成为慈济志工,就要守“慈济十戒”。当中除了守口欲不杀生、不喝酒外,他最难改的习气还是赌博和抽烟,这些坏习惯让他开始向外劝募善款时,开始面对社区邻里对他的不信任。

李仁粦知道社区很多人都清楚自己的过去,虽然一般人很愿意护持慈济,可是对过去习气不好的自己,忽然要出来做慈济、收善款,大家一定会质疑你说要做好事、做好人,到底是不是真的?

真正让李仁粦下定决心戒赌,是一次在茶餐室的际遇。那天有一位大老板跟身边想要做好事的人说:“一个人要出来做好事、收善款,但是你还在赌博,这样你的信用在哪里?大众对你的信任感会大打折扣。”

这一席话虽然不是对李仁粦说,但却是一记棒头喝,李仁粦回想自己刚开始收善款,被别人指指点点的情况,他决定远离赌友,戒除几十年的陋习。

因此每次赌瘾一来,他总是到慈济做事,还好慈济活动多,他把大半天时间精力都用在慈济事上,即使面对朋友相招呼“还缺一脚”,他都尽量回避不接触,加上志工在身边督促,陪伴李仁粦加强对抗的意志力。

然而烟瘾才是李仁粦最难抽离的,即使在慈济活动,每当烟瘾发作时,他还是会偷偷跑到外面去“逍遥一阵”再回来。只是口中的烟味总是余味犹存,总是要靠身边的志工阿邓和谢绍礼等人不断地提醒。

2013年,他被推荐受证为慈诚,在志工严谨提醒下,他成功于受证前一个星期戒烟。受证回来以后,朋友把烟递在眼前,他虽然接过,但却是把它藏在电单车座下,以作为提醒。虽然戒烟的过程真的很辛苦、很挣扎,但是李仁粦庆幸最后自己还是战胜了烟瘾。
2016年浴佛节,李仁粦以竹子搭建成竹架、再串饼干桶,采用寓教于乐的方式,传达环保力行方法,并亲自向民众讲解。(摄影者:彭依翔,地点:马来西亚马六甲,日期:2016/05/08)


愿了人生本无常 勇猛精进分秒间

李仁粦曾经因为面对一年内多位亲友逝世,而对人生价值与目标起质疑,于是每一年都带妻儿到国外旅行、玩乐在当下。十多年后加入慈济的今天,他和妻子在慈济中参与急难赈灾,每当看见灾民家被大水浸坏后无助的眼神时,李仁粦发现,再多东西瞬间可以败坏,对物质要求并不需要太多,烦恼自然就减少。

如今,他把出门收善款当作旅行,收会员费视为交朋友的机会。每个月有两个星期的时间,骑着电单车游走社区,拿着两百多张慈济会员和乐捐收据一家家去。过程中认识许多人,藉聊天聆听别人的经验和故事广结善缘。

此外,李仁粦也投入在慈济环保站,他最喜欢动动脑筋把塑胶瓶子剪裁成动物形状,放在爱极乐环保教育站,吸引大人小孩注意。2016年浴佛节,李仁粦和志工陈建清就负责环保展示区的一隅,以天然、朴实又不花费的竹子为主角,搭建成“竹架”、再串饼干桶,采用寓教于乐的方式,传达环保力行方法。

现在李仁粦五十一岁,改正习气后,生活得很坦然,不必担心工作一个月的薪水,在半小时终会因赌博而输光;也不用担心喝酒以后愁更愁,甚至也没有抽烟过后对健康造成的后遗症;更重要的是,无须用再多的谎言掩盖自己的不是。大众对他渐渐改观,相信他、而放心缴交善款护持慈济,不羁的马,终于安然处于慈济十戒的承诺中。

(文:罗秀莲 马来西亚报导 2016/09/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