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思草原

2009-07-20 慈济基金会
晨曦初透,金黄的阳光轻轻地吻醒了静思草原。晶莹欲滴的露珠,坠在每片柔弱而坚韧的草尖上;露水在夜里给小草滋润,太阳一出来,便谦虚地一颗颗消失了。

小草,是草原上的“主角”。小草虽渺小,却充满生命的自信,每一株小草,都昂首向天,立足于地,彼此之间,浓密而不拥挤。

小草,占据了整个静思精舍大殿前院的空间,却神奇地创造了另外一片绿色地毯的空间。静思草原,在蔚蓝晴空下,更显得天宽地阔。

静思草原上,除了如茵绿草之外,小小的假山,也是别有洞天。细细观察,这几尺的高度,就好比泰山的雄奇;峥嵘的石角,恰似黄山的灵秀;而渺小的虫蚁攀爬其上,犹如樵夫纵走山林,真可是“一花一世界、一沙一天堂”。

坚硬的石壁上,几株小草迎风摇曳,是遗世独立?还是脱队落单?最叫人惊叹的是,小小石缝中,居然还长出几株枝叶繁茂的松树,展翅遨翔的姿态彷佛在对小草说:“登高才能望远,加油!加油!立定脚跟不放松!”

静思草原是一个修行的好所在;黄昏或月下,经常有人来此打坐。而每每草长长了,阿喜伯用剪草机来回推平,有时剪得好短好短,真令人担心小草们能不能活下去,但是经过几天的休养生息、雨露阳光的滋润,小草又发芽长叶了。生生不息的坚韧生命力,实在值得我们学习。

在草原四周,菩提树下的大理石桌椅,可以三五好友促膝长谈,也可以踞坐一方,独处沈思。而在精舍举办的营队活动,总会利用这里设计“大地游戏”,让大家尽情的跑跑跳跳,放松一下平日紧绷的身心。

在草原,可以静思、可以谈心、可以放松、可以聆听大地无声的说法。从平整鲜绿的草原,仰望庄严的静思精舍,犹如求法若渴的众生,仰望庄严的证严上人。

若不能成为栋梁大树,何妨作一株善尽本分的小草;若无法在屋前屋后广辟草原,又何妨在心灵开辟一方绿地!

清晨的草原,晓风残月,虫声唧唧;黄昏的草原,晚霞斜照,归鸟啁啾;晚上的草原,月明星稀,蛙鸣阵阵。

不同的时节、不同的角度,静思草原总是展现她的万种风情,无声说法…